在國外你找不到中國的長城、中國的故宮,但你卻能在中國找到幾乎世界上所有偉大的建築:杭州有埃菲爾鐵塔,上海有泰晤士鎮,早些年在鄭州還能找到法國的朗香教堂;至於白宮,中國更是到處都是,它們往往以地方人民政府的機關辦公樓面貌出現。總之,足不出國,想弄一張亂真的世界游留影,簡直就是輕而易舉的事情。
  這回如果不是同為文明古國的埃及“舉報”,這尊獅身人面像,在石家莊安家落戶的可能性會非常之大。別說山寨一尊獅身人面像,就是把歐洲的某個小國都照搬複製,似乎也難不倒在高仿上有非凡能力的中國人。
  此次事件,埃及方面沒有跟中國的石家莊方面直接糾纏,而是一紙訴狀將中國的山寨獅身人面像直接告到了聯合國,光這一點,就讓人對這個文明古國的現代文明肅然起敬。相較於石家莊這家文化創意園給出“拍戲用的臨時場景,拍完了就拆除改景”的藉口,誰得分有加、誰丟人顯眼,我相信全世界的圍觀者定然能很快地作出準確的判斷。而且拍一部戲,造一個獅身人面像的成本,與現場取景拍戲的成本,究竟誰更省誰更貴,更是明白人都算能出來的。所謂“拍完戲拆除”,無非就是找個冠冕堂皇的理由,為自己找個臺階下,不至於弄得顏面過於掃地,節操過於碎落。
  事實上,在老祖宗留下來的“文明古國”這個金字招牌中損落節操、引發國際侵權糾紛的案例,中國已經鮮見不鮮。據報道稱,被斥為“無恥仿建”的鄭州山寨朗香教堂,在遭到法國勒·柯布西耶基金會“憤怒”回應後,灰溜溜地拆除完事;而英國建築師Zaha Hadid則在憤怒中無奈等待著,雖然她計劃採取法律措施控訴重慶一處“海盜建築”模仿她的作品,但重慶的開發商卻一臉無辜地稱“自己的靈感來源於黃河的鵝卵石”。
  很多中國人不以剽竊別人的創意為羞恥。因為在他們看來,仿冒天安門是熱愛的表現,仿冒水立方是驕傲的表現。他們拆除老祖宗留下的舊城牆時連眼睛都不眨一下,卻把山寨版的宋城秦城當成文化游覽勝地;他們不去保護那些岌岌可危又彌足珍貴的文化遺產,卻往往為一處牽強附會的古人游蹤爭得頭破血流。他們看上去是膜拜文化,其實是在景仰金錢。
  當模仿成為分享,複製可以包容,中國便把這個民族的創造與智慧弄丟了。當文化成為幌子,利益成為至上,中國便把這個民族對文化的敬仰與敬畏弄丟了。
  很多剽竊者之所以著魔般偷癮難戒,不完全是能力依賴,而是緣於心理依賴,因為這種方式賺錢的速度太快了,而且成本很低。當山寨者躺著就能數鈔票的時候,這無疑會對原創者造成經濟上和精神上的雙重傷害,會毒化孕育創造和創新能力的土壤。
  一個精於模仿的民族是不會有出息的。一個巧於抄襲的民族是不會有超越的。靠剽竊賺再多的錢財,這樣的物質一點也不文明。
  山寨的獅身,丟的是中國的人面。一紙訴狀,能否把那些沉迷於抄襲剽竊而恬不知恥的人叫醒?伴隨著山寨建築物的拆毀倒下,能否有更加完善的法治監管體系和誠信價值觀建立起來?這,事關整個民族和國家的未來。
  (劉雪松,海外網專欄作者)
  海外網評論頻道原創,轉載請註明來源海外網(www.haiwainet.cn),否則將追究法律責任。
(編輯:SN090)
創作者介紹

niki

xs97xszex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