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月5日,記者在四川省作協看到,“四川省網絡作家協會籌備辦公室”的牌子已經掛出。相關負責人介紹說,協會已經進入最後報批程序。
  網絡文學的創作與傳播已成為當今文學發展的一個重要現象,其龐大的作品數量、寫作群落和讀者受眾,改變了當代文學的總體格局。近日在成都舉辦的四川省網絡作家專題會議上,60餘位川籍網絡作家發出了攜手唱響主旋律的呼籲。
  一盼走入“庭院”顯示影響力
  網絡文學作家異軍突起,成長茁壯,從“荒野”進入“庭院”的願望強烈。2014年四川省作家協會新入會名單中,出現了數十位新人的名字,他們進入作協有一個特殊的通道——網絡。新入省作協的網絡作家張琳韜說話簡明:“進入作協,擠入傳統作家的圈子裡,消除他們不屑一顧的眼神是我們的追求之一。”
  雖然贏得了市場,但要贏得“文學的認可”並不容易。網絡作家庹政坦言,“90%的網絡文學作品,在題材、技法上處在及格線以下,主要原因是網絡寫手缺少基本的寫作訓練和文學功底的積累。”張琳韜也認為:“在網絡文學蓬勃興起的同時,必須承認我們作品的文學性需要磨煉和提升。”
  雖然喜歡窩在內江市的家裡寫作,但庹政和一批四川的網絡作家有一個共同心愿,加入即將成立的“四川網絡作家協會”,以證明網絡文學的價值。
  2014年,中國作協先後派員專程到四川調研網絡作家的創作情況。中國作協副主席李敬澤認為,“網絡給了文學新的發展空間,是大眾文化高度發展時代的要求,不僅讀者群龐大,文學性也在提高。網絡文學的價值觀追求和社會責任感對社會的正能量作用不容忽視。”四川省作協副主席梁平說得更接地氣,“如果不是坐在一起討論,與他們一起吃燒烤,喝啤酒,談寫作,很難瞭解那一片文學的天空。”
  二盼抱團維權
  雖然他們中更多的人依然喜歡用“網絡寫手”這個稱呼,他們的自信也顯而易見。因為,不論成名與否,不少網絡作家從最初的“在網上寫著玩”,到現在與商業網站運作掛上了鉤,並且毫無爭議地從傳統作家手中搶走了大量讀者。庹政甚至大膽預測:“如同紙的出現對於竹簡,在不久的將來,網絡寫作將顯示它的獨特意義。傳統寫作將不可避免地成為小眾。”
  儘管如此,他們還是希望得到應有的扶持與保護。年收入上千萬元的網絡作家李虎(筆名天蠶土豆)表示,“網絡文學是一種更切合青年人閱讀習慣的創作方式,網絡作家理應得到作協的關註與重視。”
  因為,網絡平臺給了自由創作的機會,也讓抄襲、侵權更容易,維權更難。網絡作家們希望借助協會,有更多的線下交流採風機會,共同抵制盜版,維護網絡文學和作家權益。
  三盼拉近“傳統”與“網絡”的距離
  讓部分優秀者進入“傳統作協”還遠遠不能滿足需要,從去年開始,上海、浙江、江西等地都掛出了網絡作家協會的牌子。在不久前舉行的首屆全國網絡文學研討會上,中國作協負責人透露,中國網絡作家協會也在籌備之中。
  網絡寫手是寫作世界最勤奮的一群人,很多人一天要坐在電腦前十個小時以上,平均碼字六千左右,有些時候“爆發”,一天要超過兩萬字甚至更多,大量的粉絲每天在網上等著他們更新文字。按讀者的需求寫作是網絡文學主要的特點。四川知名度最高的網絡作家李虎調查發現,絕大多數讀者喜歡看光明、正能量的故事,這是網絡文學作者與讀者在網上達成的共識。
  現實中,網絡文學總是無緣文學界各類官方獎項,也令網絡作家們非常遺憾。這個困境同樣讓傳統作協感受到距離。李敬澤表示,“網絡文學的評價標準和傳統文學不一樣,由於缺乏判定標準,使評論家們不敢輕下結論。”或許,單獨為網絡文學設立獎項才能讓網絡作家和傳統作家都感到公平。也是這個原因,獨立組建“網絡作家協會”成了拉近距離的當下方式。
  四川省作協副主席梁平認為:“四川的巴金文學院、遍佈省內的創作基地都應該為網絡作家敞開大門,形成一種平等的互動,共同繁榮文學創作。”
  □本報記者 黃里
  (原標題:四川省網絡作家協會呼之欲出 網絡川軍期待一個肯定眼神)
創作者介紹

niki

xs97xszex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